作文与阅读

阅读其实比作文难

  • 商品介绍
  • 规格参数
  • 语文教学特色

     

    一、我们的写作教学宗旨:

     

    “启迪创造思维,扩大阅读视野,培养作文兴趣,提高写作能力。

     

     

    二、我们的教学特色:

     

    读中探写,读后仿写,课程强调读写的有机结合。作文与阅读并不是分道扬镳,

    而是相互促进的。

     

    1

    、提纲引路

     

    将“构思”这一关键环节巧妙运用到阅读与写作中,思路清晰,框架明了,具体易行。

     

    2

    、精评细改:

     

    根据作文要素,将评价细化,自评、互评、师评相结合,促使学生逐项要求自己,严于律己,不断提高。

     

    3

    、一稿两作

     

    学生作文每篇写两次。首次为初稿,评讲后,把初稿当成“病人”

    ,教师教会学生怎么当医生,学生进行再创

    作式的“边抄边修改”

    ,写成定稿,力求精品,装集成册。

     

    4

    、强调创新和个性:

     

    每一次写作训练不仅仅是语言表达的训练,更强调学生良好个性的扬张和创新思维的培养。绝不将写作模式

    化、框架化,而是充分发挥学生的潜能。

     

     

    三、我们的教学目标:

     

    1

    、培养孩子对阅读与写作的兴趣,树立写作的信心。

     

    2

    、培养良好的口语和书面的表达能力。

     

    3

    、提高学生的语文素养。

     

    4

    、每期班结束后,每个学生将会得到一本打印的该班的优秀文集。内容是这个班学生的优秀文章,每个学生

    都会有文章被收录到改文集中,优秀文章越多的学生被收录的文章越多。

     

     

     

    成就孩子优秀作文的梦想!

     

     

    守望孩子精神成长的家园!

    娘心老作文与阅读教学特色 

    一、我们的写作教学宗旨:  “启迪创造思维,扩大阅读视野,培养作文兴趣,提高写作能力。”   

    二、我们的教学特色:  读中探写,读后仿写,课程强调读写的有机结合。作文与阅读并不是分道扬镳,而是相互促进的。  1、提纲引路:  将“构思”这一关键环节巧妙运用到阅读与写作中,思路清晰,框架明了,具体易行。  2、精评细改:  根据作文要素,将评价细化,自评、互评、师评相结合,促使学生逐项要求自己,严于律己,不断提高。  3、一稿两作:  学生作文每篇写两次。首次为初稿,评讲后,把初稿当成“病人”,教师教会学生怎么当医生,学生进行再创作式的“边抄边修改”,写成定稿,力求精品,装集成册。  4、强调创新和个性:  每一次写作训练不仅仅是语言表达的训练,更强调学生良好个性的扬张和创新思维的培养。绝不将写作模式化、框架化,而是充分发挥学生的潜能。

    三、我们的教学目标:  1、培养孩子对阅读与写作的兴趣,树立写作的信心。 2、培养良好的口语和书面的表达能力。 3、提高学生的语文素养。  4、每期班结束后,每个学生将会得到一本打印的该班的优秀文集。内容是这个班学生的优秀文章,每个学生都会有文章被收录到改文集中,优秀文章越多的学生被收录的文章越多。

      本培训班由小学语文名师任教、辅导,有着高级职称和多年的教学经验。根据小学各年级段孩子的实际情况,建立了一套完整的、螺旋上升的知识体系,从初步的口语、拼音、识字到看图写话,再到阶梯阅读和写作,真正达到听说、阅读、写作完美结合的效果。专业的师资、优选的教材、独特的教法——都是您无悔的选择!

         

      招生对象:3-5年级


    纵观近几十年来的中国语文教育,作文与阅读的关系一直颇为尴尬,出了一大批被称作大师级的人物,多是阅读教研上成绩斐然的,却难有在作文教育上令人信服的。这是一个奇怪的现象,细细玩味一下,还很有一点荒诞的喜剧效果,可称作中国语文教育的黑色幽默。


    来看一下作文与阅读的的意思。作文,是自己写,用自己的判断、分析、思考、感悟来表达自己的审美,写出来让别人看去;阅读呢,是鉴赏别人写的,判断、分析、思考、感悟别人的审美,进而能联系自己的生活,受点启迪,开点窍,阅读到位了。可以看出来,阅读与作文的思维过程很大程度上是重合的,面对需要解决的问题也很大程度上是一致的,可是不知为什么,很多做教学研究的人,硬是活生生地将它们拆开了。做这种棒打鸳鸯的事是中国传统,从来君臣、父子、夫妻都是一方说了算,现在讲究民主了,其实骨子里少有民主思想,没哪个去尊重一下阅读与作文两个的内心,看阅读似乎好欺负一点,就直接拉进门里霸着,作文呢,有点难缠,就一脚踹到门外去了。


    但作文与阅读是同胞姐妹,彼此分离,它们都会感到难受,一难受就会生病。这些年来高考语文的阅读与作文基本上半数不及格,就是生了病的结果。自己的母语阅读与写作,居然成了所有功课中最难获得高分的部分,这像是窝在身体的肿瘤,如果不想办法治疗,迟早会发生致命的病变。


    为什么会喜阅读而避作文呢?这里边有个创造的问题。创造在当下是一个很响亮的词语,但口号多,实绩少,显得虚幻,这是炒作概念的潮流所致。真正的创造,仍然沉睡在某个不知名的角落,做着能吃一顿饱饭的美梦,——一直以来,我们的教育并没有给予创造足够的营养。阅读与作文最大的区别就在于创造。阅读时,首先获得了一篇现成的文章,思想啊,情感啊,技巧啊,作者都完成了摆在那里,任凭评头论足而不反抗。这样的事情,做起来很有成就感的,况且从古到今,已经有那么多人整理出那么多评头论足的总结报告(你理解成理论也行),即便自己不会评,照搬一些来**,也是足以展现阅读水平的。善于创造性地分析别人的文章,当然也是一种了不起的能力,但如果只是会分析有了阅读参考答案的文章,那就只是走了一个分析的过场,与创造无关了。我没有做过专项调查,但从身边广泛的接触来看,现实中后者还是占了绝大部分,——相对来说,这的确也比较容易做到。但作文不一样,作文从来都是个体创造的事,同样一个题目,各人有各人的选材;同样一堆材料,各人有各人的解读;同样一种解读,各人有各人的写法。写作文强求不来,规划不了,灌输不进,源自心灵的感悟,是逼不出来的,只能引导、激发、协助,靠走过场混饭的专家学者们心底发虚了,只有在一旁不痛不痒地说些无关紧要的话,能避开就避开吧,——出成绩也不一定非要教作文,阅读上不是更好混一点嘛。


    想一想,这样的教育,能真正提高孩子的作文与阅读能力吗?于是,教学研究上的成绩与教学的实际效果完全就不在一条道上,那边热闹非凡,这边茫然独步,热闹的是“教学研究硕果累累”,掩盖了的是一代人又一代人在对语文的疏远、误解与无所谓中长大。一个国家的语文精神坍塌了,一个国家的精神就坍塌了,我这样说的时候,没有用夸张手法。


    这样的问题,具体影响到阅读与作文的教学上,不免让人心里发寒,这正是黑色幽默能达到的效果。


    二:阅读其实比作文难


    以为阅读容易教的人,多是浮于阅读表面的那些事:弄些文章,整些题目,做做卷子,讲讲答案,至于正确与否,基本上依赖查阅资料。而且可怕的是,这样的阅读教学形式因为代代相传,深入人心,已为众多老师和家长所接受,谎言说一千遍就成了真理。用这样的形式来完成阅读教学任务自然是容易的,这跟教数学的从书上找解答现成的题目再一步一步搬运给学生是一样的道理,属于把学生教成死做题、做死题、做题死的一类,量变永远达不到质变。大量时间被试题耗尽之后,孩子也就基本走上了僵化、厌学的不归路。


    孩子阅读分析能力的形成,其实比作文要难。阅读分析是一种鉴赏,而非欣赏,但通常人们把这两者弄混淆了。欣赏是远观,领略趣味,心生共鸣,如舞台下看戏,高楼上观景,内心愉悦便好了;鉴赏除了欣赏,还要鉴定,语言之精妙,结构之精巧,刻画之精细,人物之精致,得能鉴出个三六九等来,方能面对文章中出现各种阅读分析题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这种能力的形成,前提是得懂些门道,就像学过书法的辨得出章法结构,学过乐器的辨得出音准音色,掌握一些文章的门道,起承转合,过渡呼应,烘托象征,白描细绘,如此之类都略有所知,看文章自然有了一点鉴定的水平。但问题是,这样的文章门道,实实在在是一种理性分析的结果,对于以直觉形象思维为主的孩子来说,掌握起来困难重重。这也是很多阅读形式做得极好、孩子的阅读能力却得不到实质提高的一个重要原因。


    但作文能力的培养,做起来要容易得多。作文是情感的抒发,思想的表达,运用的语言又有生活口语为基础,只要方法对头,写出来是比较容易的。绝大部分把作文整得很难的教学,多是在教学过程中对技巧的要求过了头,孩子的书面语过渡还没有完成,基本表达还没有理顺,就慌慌张张地用结构完整、内容丰富、中心突出、详略分明等标准来衡量,就像孩子还没学会走路就要他跑,太着急了。一着急,作文就成了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正确的作文能力训练,对阅读能力的提升非常有帮助。前提是,写作文的时候,必须坚持创造的原则,作文中的事件、描写、思想、联想与想象,都来自于孩子自己对生活、对自然、对社会、对人生、对历史的真切感悟,真正把作文这种形式当做是感悟生活的一条途径,然后再辅之以经典阅读、技巧解读,孩子就找到了一种正确的阅读方法:从思想感情入门,将生活体验和知识积累进行了自然融合,学以致用,从作文与阅读中提升了逻辑分析、推理判断、文本审美等基本能力,——这也是真正的语文应试能力。


    因此,并没有脱离阅读的作文训练,也不会有撇下作文的阅读训练。强行将两者分开,做些形式主义的花拳绣腿,加些急功近利的弄虚作假,以提高表面成绩来谋取名利,这就造成了哭笑不得的现状:阅读好,作文很差;或者作文好,阅读不行。这样的现象很变态,但非常普遍,已到见怪不怪的地步。


    三:引经据典的陷阱


    引经据典是一种能力,是一种优秀的记忆能力,并且还能把记住的说出来,这很不容易。因此语文教学中的引经据典常被当作教学能力的象征,并造成一种假象:似乎语文这门课程,就是只有引经据典,旁征博引,才能展现才华。这样就让语文很伤脑筋了。


    不能说引经据典是错的,本来嘛,经典构成了语文的广度与深度,上课的时候,多举点经典例子给孩子听听,总能帮孩子开阔一下视野的,我自己上课也常常这样做。但我这里说的陷阱,并不是批判引经据典,而是批判那些陷在引经据典里不可自拔、把引经据典当作阅读与作文教学唯一法宝的作为。经典是有其强大的精神力量的,但语文的学**绝不仅仅是理解经典,更重要的是解读现实;不单是积累知识,更重要的是积累感悟生活、直面社会的人文素养。因此,引经据典是语文教学方法之一,但只是很小的一部分。不过,因为它本身的“广与深”的光环,就被许多人拿来做了凤冠霞帔,以掩盖语文教学中最重要却最缺失的那一块,或者,很多语文教学者已经在经典中迷失了自我,这才是一个最大的陷阱。


    学**语文当然是要锻炼思维的,文字背后的情、境、思,才是文字符号存在的意义。语言是思维的物质外衣,这话想来很有道理,发展语言该是对提高思维水平最有帮助的一个途径。语言有书面语言和口语之分,我不知道古代人日常说话是不是像我们现在看到的古文一样之乎者也,不过现代汉语的书面表达是与口语极为接近的,这是现代语文的显著特征之一。通过语文学**来提高思维水平,关键在于如何帮助孩子发展语言,提高语言的表达能力、表现能力,这么说,语文其实与生活关联得太紧密,如果孩子的眼里没有生活,恐怕是没有办法学好语文这门课的,哪怕整天泡在经典里,也只能成为知识渊博一书虫,这就糟蹋了语文。


    所以我以为,作文与阅读的学**,一方面是让孩子感受到汉语的美,另一方面是教给孩子表达生活、表现生活的优秀能力。这个我在《探索作文的本质》一文中讲得比较全面。同样的内容,用不同语言方式表达出来的效果大相径庭,情趣、境界差别很大。这种情趣、境界的形成,很大一部分要来自对生活的态度、对万物的敏感,很难想象一个生活中毫无情趣、对身边的世界呆若木鸡的人,能从语文中感受到真正的美妙。


    引经据典很好,但能不能将经典融进对生活的感悟中,才是实现语文教育意义的关键。可惜很多貌似学富五车、才高八斗、张口闭口都能扯个古人或名人裹进唾沫的人,提笔不能成文,还躲在经典里满脑子自我**,指导学生写出来的作文也是逃避生活,胡编乱造,思想苍白,大书呆子培养小书呆子,这不单培养不出来真正的作文与阅读能力,而且严重歪曲了语文这门课。


    作文与阅读是美丽的花,扎根生活的土壤,并蒂盛开在枝头,引经据典只是浇灌的那一瓢水。


    四:阅读与作文的共同基础


    真正的阅读能力是什么?不知研究阅读教学N多年的专家们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或者有没有亲身体验过面对一篇文章时内心的困惑。做阅读题时,只要是一个基本功比较扎实的孩子,在“死”知识上是无所畏惧的,“活”题才头疼。这些“活”题,就是需要通过分析、概括、提炼、升华来理性判断的题目。可是这种逻辑推理跟数学不同,数学中的逻辑推理需要的是明确的知识点,掌握的知识点越丰富,体系越全面,做数学题时越容易找到解题方法,语文阅读的知识点是什么?认字?解词?修辞?句群?呵呵,一团乱麻。


    但如果能够写好文章,并且能够静下心来分析一下写好文章的基本规律,应该能够看清这乱麻后面的真相。一个作者写一篇优秀的文章,是为了表达一些意思,作者在用自己的语言方式、自己的独到眼光解读世界。这种语言方式是风格,并不会扭曲汉语语义,只会追求更生动,更传神;这种独到眼光是审美,是作者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的体现,是对生活体验的感悟与提炼。当然作者会用一些写作技巧,比如结构设计、线索安排、人物塑造、细节刻画等,不过所有的技巧都是为了文章能够更精彩,更能打动读者,绝不会是为了让文章变得晦涩、空洞、莫名其妙。(呵呵,想想有些大打技巧旗号,文章却晦涩、空洞、莫名其妙的,显然根本还不懂技巧。)我们对文章的阅读,无非一方面能感受作者语言运用的妙处,一方面能理解作者审视世界的眼光,再夹杂些对写作技巧的判断,也就是说,学**阅读,其实就是在学**这三个方面的能力,如果学歪了方向,肯定就只能闷头兜圈子,怎么也达不到目标了。


    这三个方面的能力中,对语言运用的理解需要长期积累与熏陶,形成对汉语的基本敏感。可惜现在很多孩子英语说得溜,母语居然表达得不顺畅,这很危险,作者另有它文,此处不赘述。对写作技巧的判断要容易一些,因为写作技巧是相对稳定、成形的方法,比较容易领会。但作者运用写作技巧往往是不自觉的,是各种技巧杂和在一起用的,只是为了更好地表达内容,所以判断技巧的前提,是能够真正读懂内容,就是前面说的第二方面的能力。不要将读懂内容与读明白文章的意思等同起来,同时还要读出文章的意义才行。可是,如果我们与作者的思维水平根本就不在一个层面上,又怎么能与作者心有灵犀呢?说个玩笑话:比如作者说“我的钥匙丢了”,意思是说丢失了安全、美丽、温暖、青春等美好的东西,如果非要理解成“那就换一把锁吧,也花不了几个钱。”这就是不在一个层面上的思考,这样当然是不可能完成阅读题的。(有心人不妨去读一读梁小斌的《中国,我的钥匙丢了》)


    可见,阅读能力最重要的基础其实是审美,是看世界的眼光,这与作文的基础是一样的。学**阅读与作文,根本上就是要学**这种审美能力。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